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摄/Chris Chen)

美好的城市,是什幺模样?

当天的摄影师Chris Chen如此描述着:「大家认不认为在这座城市能够平等生活很重要?大家认不认为在这座城市快乐自在的活着很重要?大家认不认为让这座城市更美好很重要?那『1095,』这群人就是在做这件事。」

『1095,』成员彦杰开头就宣导,在拍照前尊重当地店家与移工,重视拍照礼仪,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他们来说,我们是外来者,当天活动以不妨碍店家生意为主,并适时用消费回馈当地。

接着,他以老照片说着第一广场如何从第一市场变成今日的模样,曾经的第一市场在日治时期开始活络,在大火、修复重建后住商混合的第一广场大楼拔地而起,成为当时站前精华商圈的一部分,对老台中人来说,这里充满年轻的记忆,看电影、MTV、在冰宫溜冰、吃着转角的冰淇淋,属于那个年代少男少女的青春点滴⋯⋯。

直到1995年威尔康大火与幽灵船事件,一广成为城市幽暗的角落,加上1992年引进外籍移工后,走在广场上的人们讲的语言、装扮、社经背景都符合「落后」国家的印象,因为不了解,台中人离这里更远,也因为不走近,我们用移工「霸佔、攻佔」的字眼看待离乡背井到这工作的他与她,但如果没有移工,谁来撑起此地的经济?没有移工,台湾的3D产业的空缺谁来填补?

相关评论:走进移工的「虚拟故乡」,在这里没有人的名字叫外劳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越南如意咖啡店老闆娘和台湾朋友分享许多越南大小事(摄/Chris Chen)

走到一广门口,趁还没开门(週六11点开门、週日10点开门),『1095,』成员安妮搭配水蛇腰般的越南地图介绍了越南经历不同时期融合而成的多元文化,占婆王国的印度教、受汉文化影响深的顺化紫禁城,到法国殖民时在南越遗留下的法式建筑、煮咖啡的滴滴壶与为何要加炼乳的故事皆娓娓道来,不仅从史地背景,语言也是认识他们的第一步,新钞(你好)、甘温(谢谢),这两句让游客在与越南朋友接触时都获得很棒的回应。

过程中,旅人们必须完成两个任务并在最后分享,第一,找到越南朋友并拿地图问他/她从哪里来;第二,在三楼的东南亚超市找到特色商品。在活动期间有一位越南朋友被我们吸引默默在旁边听着,几个人马上访问他,他叫阮文茂,住在河内附近的Haiphong(音像海山),听到我们说甘温(Cảm ơn)很开心的大笑直说我们很厉害。就这样,游客们第一次接触了越南朋友也开始展开了大冒险。旅行的目的,不是为了更加深刻板印象,而是从一次次的亲身接触,公平地再给彼此重新了解、釐清偏见的机会。

相关评论:从悲情殖民地到唯一中美俄通吃的新兴国家:你该知道的越南故事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
越南朋友:阮文茂,住在河内附近的Haiphong,听到我们说甘温(Cảm ơn)很开心(摄/洪嘉莉)

在超市里,吕老师以过来人的经验分享给第一次参加的朋友,要仔细看仔细瞧,每一样东西都很有趣唷,有人看着罗望子说这个形状好奇怪,有人沉浸在泡麵区无法自拔。

在二楼楼梯转角处安妮买了越南文音念「搞」、印尼文念「vugu」的水果分给大家吃,其实就是台湾的酸芒果沾上用辣粉、胡椒、糖、盐混合成的沾粉,是东南亚地区常拿来当零嘴吃的水果,记得有一次在台北的一间柬埔寨料理店,那天老闆娘也请我吃了这个,说是当地都这样吃,台湾的甜芒果她们反而吃不习惯。

不接触,就不会了解,不了解就容易产生误解与隔阂。原来,我们都一样,不管到了何处,都怀念着家乡的那一味。

美食在味蕾挑起的酸、甜、鹹、辣,是超越言语,全球共通的语言。拿着战利品与带着全新的眼光,旅人们回到了广场前,有放着椰奶的粽子冰和什锦冰;食材更是吸引目光的,椰糖可以做泰国芒果糯米饭与绿咖哩、罗望子汁是做泰式凉拌与其他料理的必备、雅达子是高中家政课做摩摩喳喳的回忆、虾膏是常见泰式虾酱空心菜的基本调酱⋯⋯。那一刻,东南亚不再只是遥远的地理名词,而是可以深刻用视觉、嗅觉、味觉与触觉感受到的文化。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
廖大哥说着这里许许多多的繁华故事,如今变了个样貌,令他啧啧称奇(摄/Chris Chen)

其中一位廖大哥是资深台中人,上次来这里是十几年前了,这段期间「一广」这两个字变成台中人陌生的字眼,遥远不想触及,他所认识的一广到处都是军用品店、还有摊贩卖着肉菜,今天来一看才知道高楼变那幺多,原来广场裏头的店家和商品有那幺多元,揭开以往幽暗角落印象的面纱,没有来过根本不会了解这里,身为台中人,希望台中市政府给移工们、店家们多一点空间,也期待有更多人像自己一样,重新爱上这块土地。

胡晴舫在《旅人》说,旅人总是带着偏见上路,有些旧偏见被印证,成为真理;有些被修正,回到家乡,形成新的偏见。对东南亚移工的偏见,在台湾多数人心中,一直不自觉把它视为是问题,如果我们始终把问题看成是问题,那永远看不到裏头多元的文化样貌,唯有看见、听见,亲身接触,才有重新认识的可能。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走近,我们用「霸佔、攻佔」看待离乡背井到这学员分享他们搜刮到的战利品(摄/Chris Chen)

你问我,如何让台中这座城市变得更美好,我会说能够让这里头的人们平等、快乐、自在的生活着,这就是美好的城市、美好的台中,而1095,的大家就是搭起你我重新认识这块土地的一道桥樑。透过他们,我看见了美好,你呢?


你可能喜欢的: